困在塔里的诗人

“蔷薇花,我种在了心里” “我在编织时间和时间的头发”

他是困在塔里的诗人
用时间编织时间里的头发
他胡须邋遢,他眼眉憔悴
他左手拾掇尘埃下的空气
右手捻住了寂苦的长针
树洞的眸子里
是时间与那时间里的头发

那是怎样的塔?
是灰墙、是黑瓦、是斑驳
是那锋冷冷的尖顶
是无窗、是封狂、是一扇
从瓦顶落下的枯门木锁
上面没有上面,下面没有退梯
除了尖顶,那是立在荒原的房子
是等待裁决的罪恶

他被困在塔里编织头发
岁月更迭已是两年岁月
早已破败的塔,是欲碎的空壳
等待诗人啊,推他一把
风来那次,诗人在编织头发
雨来那次,诗人在编织头发
电闪雷鸣那次——诗人眸子闪烁
诗人依旧,依旧在编织头发

寂寥的荒原上有一座塔
塔里的诗人在编织头发
他胡须邋遢,眉眼憔悴
空洞的眸子里,是时间和头发
头发像思绪弥漫的黑夜淹没
溢出那座摇摇欲坠的塔
诗人啊!头发都已远走,你为何还不出塔?
诗人空洞的唇下,一声叹息
我在编织时间和时间的头发!

荒原与无尽包裹的破败的塔
风雨却吹它不塌
是塔里的诗人,不愿推开时间的头发

诗人啊!你的眉眼闪烁了!
你的枯血流淌了,你看到什么?
那塔外,那塔外!
那塔外的蔷薇在哭泣,怎么回事?
那塔里,那塔里!
那塔里的诗人在卑怯,怎得出来?

那是怎样的曾经的蔷薇
是新鲜,是明亮,是流艳欲滴
是荒原无尽下一眼明泉
是灿烂,是光芒,是璀璨夺目
是如墨浓夜中一坠星光
蔷薇啊!诗人空洞的眸子里
那头发啊,是两年的蔷薇花香的思念啊

为什么!撕裂的心凄厉长号
诗人困在塔里,花香催长的思念的头发
塔外的蔷薇都将枯萎
诗人!诗人!你快推门出塔吧
那塔已破败,那思念已溢满,
你出来吧!
“蔷薇花,我种在了心里”
“我在编织时间和时间的头发”

诗人
诗人

评论说点啥~

评论列表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