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他重逢

今朝看故人,往事如云烟

是谁?是我曾经喜欢的人,现在依旧喜欢。是我曾经处处学习的人,现在依旧希望能向他学习。是曾经我们学校的骄傲,是曾经智商在我之上的大佬。其貌不扬,但是他坚韧、安静、实诚,拥有一个靠谱男人的所有,他比我们早地看透了现实,他有思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想法埋藏心中,他和我同姓,我最喜欢说一句“五百年前我俩绝对是亲兄弟”来拉近我们的感情。

合影
合影

在今天之前,我们已经整整四年没见了。在那次初中,他成功取得重点高中选拔名额之后,保送重点高中后,我在恨自己不争气的同时,也含着泪送走了他。那次离中考还有四个月,他已经进入了我们梦寐以求的县重点。在那一刻,他是辉煌的而绽放无限光芒的偶像。而相较于我个人,却显得不够格。我真诚地祝福他能在未来的路上飞黄腾达的同时,托上了自己的行李,跨进了高职的大门。或许,我觉得我再也不能和他一样,再也不配与之为伍,再也,只能仰望。哪怕是如此,我依旧原意,因为我希望他好,希望他真的能够混出名声与未来。究其原因,却只有一句——

我和他很像,他像另一个我!

现实的我,多嘴、好动、自命不凡。而他,沉默、安静、自知其明。不论是身高、外形我们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除了那颗截然不同的心灵。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太多言语,更何况是兄弟。心心相惜的友情弥足珍贵且求而不得。而今天的重逢却让我头绪杂乱……

是他联系上我的,在看到QQ聊天的那句“我是XX!”的好友验证消息时,我惊呆了,那感觉就像是一个很久以前遗失的心爱之物失而复得的惊喜。我激动地和他聊了几句,他很耿直地打来了视频电话,电话的那头,依旧是曾经平平的相貌,黝黑的脸庞,但是长胡子了,脸颊的棱角也分明了许多,头发从万年不变的寸发换成了成熟稳重的西装斜刘海。我们两个约好了五一出来聚一下,就在本地的茶馆。而在我落笔此刻的前几个小时,我们便在他家门前的桥边重逢了!

他骑着一辆黑色小电驴,纯白的T恤,一脸的笑意让他一双本就小的眼睛眯成了缝,朝我开来时,他用那我熟悉了四五年的声音也陌生了四五年的声音唤着我,看着他,我看到了曾经。我迎上,二人前后骑行着来到了茶馆。

清茶
清茶

在茶馆,我点了一杯糖茶,他不喝糖茶选择了浓茶。两人坐罢,他依旧没有选择先开话题,我也知道,他依旧是曾经的那个性格。我作为多嘴多舌的憨批,自然率先破冰:

“你在那个大学?”

“江西科技学院”

“什么专业?”

“学前教育”

“几年?”

“三年!”

到这时,我觉得我没有问下去的必要了,因为这几个问题给我的信息量是巨大的,是洪水席卷的疯狂,我也知道,我不能在问有关这个方面话题的任何问题了,因为我不能触及他隐藏的那条伤疤。

一直以来,他说话都不愿与人直视,这我都熟悉,可是此刻,当我问完这几个问题后,我越发觉得他这次的低头全然不是因为害羞和腼腆那么简单,茶馆内的声音嘈杂,我后来的几个问题他并没有回答,或许是因为声音嘈杂没有听清,又或者他真的不愿意回答那段属于他的过往。毕竟他并没有选择再问我一遍。

当问及他专业是自己选的吗?他很干脆地回答了我:“父母选的!”。

我理解他的疼痛,也理解他不愿意喝糖茶而选择味苦的浓茶的原因。或许,我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伙子,而他和从前一样,走在了我们的前面,伪装起了大人的模样。他是曾经重点高中的尖子生,是名牌大学的有力竞争者,可是我不知道的原因让他在高考挫败。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如此,他的勤奋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成绩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的一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三年的高中生活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依旧没有问起,但是我知道,他可能努力了,他一定努力了,可能只是因为一次不小心的失误,让他与曾经的梦想失之交臂,而桌面低头的他,依旧默默地嗑着瓜子,不言不语,我想着开导一下他——

“你以后有啥打算?”,他头也不抬地说:“当教师!”。“你不打算出去闯闯吗?”,“不打算!”

他的回答很干脆也很果断,甚至于是脱口而出不暇思索。这或许就是他与我的不同之处吧。他永远走在了我的前面,在此刻的他,已经看透了现实的一切,安于此了,当教师挺好的。而我却还时刻地想着自命不凡的“天生我材必有用”,我不愿屈服于自己并不优秀的现实和并不聪明的智商,因为我心里一直又一个不想平庸的火种。可是他不同,他像是古井中的水,风吹不进来,也便没有一丝涟漪,静静地、毫无波澜,我从他的眼里,看到最多的,是平淡。

但是,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或许,他比我们都聪明,他只不过是过早地摒弃了不切实际地幻想与对梦想追求的热情,甘愿成为一面教堂的座钟,静静在那旋转着,等待着时间。而我们还是一群在外奔波的蚂蚁,努力地想举起河边的大象,却被他看在眼里而不做声。或许有一天,我们在外面累了,苦了,乏了,回到原地,他会响起报时的长鸣 —— 0点整!

评论说点啥~

评论列表

0:00